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传奇机长:回归 > 第58章 无计可施的记忆丧失?

传奇机长:回归

  • 字体
  • 风格

第58章 无计可施的记忆丧失?

    叶云是有些生活常识的,徐显这个名字不算是什么冷僻的名字,同名同姓的情况应该非常之多。在如今信息极度发达的社会,搜索引擎的结果应该不至于只有两页。不过,这仅仅只是叶云的疑惑而已,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这个搜索结果就是有问题的,再将第二页的所有结果验证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什么符合自己过去身份的结果。

    “或许我以前也不是什么名人吧?”叶云想着,除了某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大多数同姓同名的人应该也不会出现在这个搜索结果上吧!

    失望之下,叶云并没有再尝试其他搜索法子,护士还在旁边看着,他也不好长时间占用别人的工作电脑。

    感谢一番护士后,叶云准备先回叶福军的病房说说话,然后就可以差不多会训练中心了,明天的计划非常早,他不好呆在医院里陪护。而且,看叶福军的样子恢复得非常不错,倒是没什么需要一直陪着的必要。

    在路过医院走廊时,叶云忽然发现了一个熟人,正是他家对面的邻居王婶。王婶两只手都提着大塑料袋,里面看样子是装了不少水果,朝着病房的门牌号东张西望的。

    “王婶?”叶云拍了下王婶的肩膀,让正在专注找地儿的王婶吓了一大跳,在发现来人是叶云,狠狠地锤了叶云的手臂:“你这小子,喊我之前能不能给个声?我心脏不好,万一被你吓出个好歹,我可就要赖着你了!”

    叶云接过王婶手上提着的东西,打开一看,果然都是水果:“王婶,过来看爷爷吗?”

    “不然呢?”王婶将两个塑料袋全扔给叶云了:“老叶平时都是一两天就能回来了,这次在医院这么久,村里的人合计着就让我过来看看情况,好让大家有个底。”

    “王婶,放心吧,爷爷没什么事!”叶云笑道:“叶灵那丫头办事想得不多,住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给村里报个平安,还麻烦你过来跑一趟。”

    “没事啊!没事就好!”王婶解下扎在头上的红色方巾,她的额头上已经密布着不少汗水,头上杂乱如枯草的头发被方巾压得贴合在头皮上,显得很是怪异。然而,王婶毫不在意,甚至还吐槽两句:“这医院太大了,都快把我转晕了。老叶在哪儿?带我去看看,确认没事了,我就得回去了,田里还有事呢!”

    “就在前面!”叶云指了个方向:“王婶,你跟着我就行。”

    两人并肩没走多久,王婶突然推了下叶云:“叶云呐,前面几天村里来了人,整天就在你家门口晃荡,还跟村里人打听了你的消息。原来村里人没觉得有什么,说了不少你的事情,可是后来发现他们一直不走。村里人担心这些人不是好人,之后他们跟我们打探消息,我们就都说不知道了。”

    “有人在我家门口晃荡,还打听我的消息?”叶云立刻警惕起来:“知道他们是谁吗?”

    “这个不知道......”突然,王婶满是皱纹的脸全部挤成一团,乐不可支地盯着叶云:“不过,我听你陆婶说,第一天过来找你的是一个女的,好漂亮的女的......她还特意问了你的工作单位......我说叶云呐,你该不会是到城里上班了,谈对象了吧?”

    只能说吃瓜这种特性,放在任何阶级,任何性别,任何年龄都是共有的,至少耕了大半辈子田的王婶在吃瓜这件事上,依旧极有兴趣。

    “没有!王婶你说什么呢!”叶云脸上跟火烧了似的:“我上班都是好好上班的,哪里搞对象了。”

    “你这话就不对了!”王婶抓着叶云的膀子就往自己身边拉,还特意压低声音:“你要是不喜欢城里姑娘,我家小燕你就不考虑考虑了?”

    又开始保媒拉纤了,王婶就是安岛村的媒婆,曾经不止一次地给叶云说过媒,但是都被叶云给拒绝了,没想到这个档口,王婶又开始操起老本行了。

    “王婶,这事儿以后再说,以后再说......”说完,叶云跟逃跑似的往着叶福军病房走去,跟在叶云身后的王婶还在不依不饶:“叶云,别走这么急啊,还有别的姑娘呢......”

    ......

    星游航空总裁办公室。

    连山雪俏脸冷峻,在她的对面是心情忐忑的辜振华。

    ≌岩不亓思遥淝逍砭玫拇笳幼芩闶怯行┤似恕br />
    然而,人气是有了,可晚饭上气氛就不是很融洽了。原来,温静姝携子回家其实是不知道他父亲也邀请了周晟和周醒的。温明远有意给温静姝再觅良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个关口安排这场见面的晚饭,任谁都知道温明远的用心。

    可是,等温静姝到家的时候才发现了周晟和周醒的到来。即便她百般不悦,周家兄弟好歹也是客人,她也不便在客人面前跟自己父亲翻脸,只能耐着性子,暂时顺从了她父亲的想法。

    身为本次晚饭的主角之一,温静姝打心底里都在抗拒,这晚饭的氛围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刚开始模式化的寒暄,开席之后,饭桌上基本就没人说话了。

    原本这场温明远精心准备的晚饭就要在这种僵硬的气氛中结束了,但是大人静得下心,刚满十岁的徐文昭可静不下来。

    饭桌上,徐文昭随便扒拉两口之后,大眼睛就一直在周家兄弟身上来回打转。这两个陌生人极大勾起了徐文昭的好奇心。

    在被徐文昭偷看了好几次后,周晟终于放下餐具,轻笑着看着徐文昭:“我脸上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应该没有吧?”

    撇开人品不说,周家兄弟的模样确实是相当有卖相的。相比于痞帅痞帅的周醒,温文尔雅的周晟说起话来都是轻声细语的,闻者都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徐文昭发现自己偷看的事情被别人给点破了,顿时慌慌张张地低下头,都不敢回徐文昭的话的。

    跟他性格活泼强势的父亲徐显不同,徐文昭天生性子恬静,跟人说徽焉肀叩奈戮叉哦拥哪源宰胖荜汕敢獾溃骸靶『⒆蛹侥吧擞行┖闷娑眩M悴灰橐狻!br />
    “这有什么好介意的!”周晟发出爽朗的笑声:“我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在附近就是混世魔王,哪里有他这般文气的。很多人喜欢活泼的小孩子,但是我个人还是喜欢比较安静的类型......可能是我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自己小时候烦人吧!”

    “周董事长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小时候还是个混世魔王?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眼看气氛总算是有些缓和,温明远立刻附和起来。

    刚才的氛围就仿佛不是在温家祖宅吃饭,而是在哪个冰窖里吃饭一样。他还以为这次饭局会草草结束呢!没想到被徐文昭这孩子给盘活了.....

    周醒早就被之前僵硬的气氛搞得非常不自在了,这下总算是有些话题了,连忙接上话:“我小时候都是跟着我哥到处疯的。结果长大之后,他转性子了,然后把我带成这样了。”

    “周醒跳脱了些,说话没大没小的,温老爷子不要在意。”周晟笑道。

    “没事,没事,年轻人嘛!”温明远呵呵笑道:“我年纪大了,跟不上你们的想法了。所以,还是你们该多走动走动。”

    这言下之意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

    ≌颜夂⒆拥氖晟昭纭5绞焙颍刖殖ぃ逶醇诺拿范鲁ぃ搴焦ひ档囊肚嗖砍ぃ蓟峁矗际敲窈饺ψ拥娜耍嘧叨叨阅忝切值芰┒加邪镏摹!br />
    周晟闻言大喜,民航总局的冯副局长自不必说。清源集团是未来主流机型D903的设计方,洛航工业则是制造方。而且,D903的超音速型号D903SST似乎已经要推出市场了,正好借此机会,打听打听最前沿的民航信息。

    现在清源集团和洛航工业就是国内民航的领路人。别看周家兄弟拥有金盛航空,但是放在整个国内民航圈子,并不算是顶尖的那波人,以他们的级别,应该是参加不了此类聚会的。

    “这样的话,那就万分感谢老爷子了。”即便是周晟也无法拒绝这个提议:≌眩既防此凳切煜缘拿孀由喜殴吹模欢旅髟度匆源俗魑芗倚值艿氖侄危耆褪墙杌ㄏ追鸬男形馊梦戮叉浅2凰皇枪思拔旅髟兜拿孀樱缇头沉恕br />
    然而,温明远根本就对女儿的不满置若罔闻,笑着问道:“小周啊,你说的有趣的东西是什么?我倒是挺好奇的。”

    “也没什么!”周醒随口说道:“就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丑而已。”

    ......

    星游航空总裁办公室里来了一个罕见的客人,正是遵守诺言过来找连山雪的叶灵。

    原本叶灵只是以为连山雪是星游航空的一个普通职员,可是当她看到连山雪办公室的标牌时,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在叶灵的认知里,她并不清楚总裁的级别具体有多高,但是很高,非常高是肯定的。

    安信月给叶灵泡了杯茶,便是乖乖地出去了,下面的话,不太适合她听,另外,她还守在了办公室门口,免得有些莽莽撞撞的人误入。

    在得知连山雪的身份非常不平凡之后,叶灵就不可避免地变得拘谨起来,安信月泡给她的茶水都快冷了,也不敢去喝。

    连山雪一直在等着叶灵先开口,然而叶灵看上去紧张得嘴巴都不听使唤了,指望她先说话,怕是空想了,没法子,连山雪只能自己先提问了。

    “不喜欢绿茶吗?我可以让信月给你换红茶。”连山雪淡淡地问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这种说话的状态,连山雪说起话来有一种天生的上位者的姿态,叶灵因为出身问题,本来就比较自卑,不说面对连山雪这种级别的人物,就算是普通城里人都底气不足,这下连山雪一问话,叶灵吓得都不敢说话了。

    叶灵嘴巴蠕动一顿,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平时都不喝茶,就喝白开水就行。”

    “那我让信月帮你换......”

    “不用,不用!”叶灵哪里敢劳烦连山雪:“不用了,我不渴,我们还是先说我哥的事情吧。你是之前认识我哥吗?”

    “嗯!”连山雪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反问起来:“你跟徐显是什么关系?他是怎么跟你们生活在一起的?他是不是失忆了?”

    连山雪一下子抛出好几个问题,然而叶灵一个问题都没有回答,而是认真地询问:“我哥以前叫徐显嘛?不过,在我回答你之前,我感觉需要验证一下你的身份,万一你骗我怎么办?”

    连山雪深深地看了眼叶灵,盯得叶灵头皮发麻,心想着这人要真是自己的大嫂,将来自己的日子怕是不好过,被她瞅一眼,脊背都发凉的。

    “可以!”连山雪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来一张照片,上面正是连山雪和徐显。照片里的连山雪还不像现在这般冷漠,徐显也不似如今的沧桑,当时的两人如同金童玉女:“这是我十几年前,跟徐显初始改装时拍的照片,当时他是配合我的。”

    叶灵接过照片,看看照片,再看看连山雪,不由发出一声清细的惊叫。没法子,照片里的连山雪跟眼前这个巾帼不让须眉的连山雪完全就不是一个人。

    叶灵的惊叫声虽然音量很低,但是还是被连山雪给听到了。连山雪自然是知道叶灵的反应原因在哪儿,白皙的脸颊边罕见地露出一丝红晕,一刹那间,风韵无限,把叶灵都给看呆了。

    鬼使神差的,叶灵冒出来一句话:“你要真是我嫂子,那我哥真是天大的福气啊!”

    此言一出,连山雪整个俏脸都红了,当真山花烂漫,迷人至极。

    叶灵将照片还给连山雪:“十年前,那时候我还在海岛上,我哥是被海浪冲到我们那边的,当时被我救起来后,就一直跟我们生活在一起。至于我哥失忆,这确实是,在我救起来后,他就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一直到现在。”

    “那你当时为什么执意要拉走他?”连山雪问出了最近两天她心中的疑惑:“是有什么隐情?”

    “前段时间,我哥因为某些事去了医院,当时精神科的医生说我哥的精神状况有些复杂,最好不要过分强行地向他灌输以前的信息,容易引起他精神分裂的。”

    “哪个医院?”

    “滇云第一人民医院!”

    “滇云第一人民医院......”连山雪陷入了沉思,如果是别的医院,连山雪对所谓的精神分析结果还不算特别信任,但是滇云第一人民医院还是值得信任的。但是,因此就让连山雪不跟徐显相认,那就扯淡得很了,而且有些事她必须自己亲自确认:“这样......我自己这边认识一些不错的医生。你随便找个借口,让徐显接受我安排的身体检查,这件事我必须自己确认才行。”

    “可以!”叶灵没有拒绝。她看连山雪的样子应该可以安排一个质量极高的检查,有可能真能找到一些解决之法。

    连山雪的目光在叶灵身上转了几圈::“你现在在哪里工作?”

    “村里给我安排了在机场当清洁员。”

    连山雪一皱眉:“清洁员?以前徐显也干过这个?他还干过什么?”

    “对啊!”叶灵笑道:“他跟着我们种田种了十年......”

    说到后面,叶灵小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起来了,她有些小心地问:“我们是不是让我哥吃苦了?”

    叶灵看得出来,连山雪这种身份的人跟叶云或者说是徐显关系匪浅,那这么说来,叶云以前怕是非富即贵。结果这样的人,跟着自己种了十年地,从一个丰神俊朗的美男子变成了如今的沧桑模样。

    不知怎么的,叶灵突然感觉到一丝愧疚!

    连山雪没有回答叶灵的话,但是只要回想起来之前跟徐显遇见时,徐显粗糙的面庞和满是老茧的双手,她就能想像徐显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等了好一会儿,连山雪突然问道:“我可以在星游航空给你安排一个工作,薪酬的话,绝对会让你满意的。你要过来吗?”

    说实话,叶灵真的非常心动,但是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拒绝了:“我觉得现在的工作还不错,就暂时不过来了,谢谢你的好意。”

    连山雪似笑非笑:“看起来你在那边还有些留恋的。算了,你想什么时候过来都行。不过,你尽快让他过来检查一下身体,随便找个借口都行,还有......你有银行账户之类的东西吗?”

    “银行账户?我们没这个东西,也用不到啊!”

    “没有吗?”连山雪起身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支票本,在上面随手写了个数字,撕下来递给叶灵:“你去银行柜台兑换就行了,一些零花钱而已......”

    叶灵接过来支票,心中默默地数着数字:“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

    过了两天,叶灵找了个叶云的早班和晚班计划相隔的时间,忽悠叶云说是扶贫办给村里人争取来了免费体检的机会。原本这么拙劣的借口,但凡是碳基生物都不会相信的,可叶云这人还真就没完没有负担地信以为真了,被叶灵带着去了连山雪指定了一家私人医学检测机构。

    这次检查本来就是针对叶云一人的,专人服务,不用排队,其中重点就是脑部扫描和心理状态评估。

    叶云明显是属于缺心眼的那种人,检查完还在感叹现在扶贫办也太过于豪爽了,不仅仅安排体检的地点是私人医院,而且检查项目极度齐全,怕是要花不少钱的。

    由于连山雪的特意吩咐,那家医院在早上检查完,下午就派专人到星游航空,同时把检查结果也带过去了。

    在连山雪办公室里,医生给她讲解了叶云的具体病情:“连山总,你送过来的那名患者经过检查下来,问题是有两个。一个是创伤后应激障碍,你提供给我的患者的滇云第一人民医院的病历中就注明了这个情况。患者的应激源来自于飞行操纵,这对日常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真正有重大影响的是另外一件事。”

    连山雪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还有别的问题?”

    为了保证此次检查的准确性,叶灵还将叶云在滇云第一人民医院的病历交给了连山雪,以作参考。连山雪是大概看了下病历的,似乎叶云除了失忆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并没有什么别的问题,可这次检查下来,好像发现了些别的问题,

    “滇云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认为患者的失忆是心因性的,这个结论现在看来不是准确的,至少是不完全准确的。患者失忆的节点正好和其坠海的时间点相吻合,患者出于对坠海的经历的恐惧,而在潜意识里拒绝回忆起之前的记忆,从而导致了心因性记忆丧失,这个结论是合理的,但并不是唯一的。”医生说道:“患者在滇云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过脑部扫描,当时是没有发现问题的。但是,这是受限于滇云第一人民医院的设备水平,我们医院的设备是最新型的,扫描精度较之大部分医院都要好上不少,这才发现了患者的脑部海马体区域存在损伤。”

    “你是说他的大脑有伤?海马体,那是作用记忆功能的区域?”

    “没错!海马体就是行使记忆功能的区域,一旦受伤,就容易引起记忆功能障碍。”医生说道:“患者以前是受过头部撞击吗?我在扫描结果中发现了两处损伤点,一次可能是坠海导致的,另一次......”

    连山雪冷冷道:“十二年前,昆阳河迫降,当时他的头撞到了平板上,那时候也出现过短暂的失忆,不过没过多久就恢复了......”

    医生脸色大变:“昆阳河迫降?那他是?”

    十二年前,星游航空的一架飞机迫降到还在修建状态的昆阳河河道,震惊全国。即便已经过了十多年,不少滇云市市民还都记得这件事。

    如果联系到昆阳河迫降,那患者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你心里知道就行。”连山雪淡淡道:“那他恢复记忆的可能性?”

    这下医生脸上全是懊悔的神色:“连山总,他失忆有生理因素,也有心理因素,必须要两个都解决了才有恢复记忆的可能。然而,他的海马体损伤需要通过手术治疗,但是那个部位的手术,有可能导致更加严重的后果,甚至是生命危险。连山总,你确定要做手术吗?”

    “除了手术,就没有别的更加安全的办法?”连山雪肯定是不能接受涉及生命安全的风险的。如果是让她做选择,她宁愿徐显一辈子都失忆。

    “暂时没有!由于血脑屏障的存在,很多药物无法作用于脑部,而且药物的效用如何都不清楚,同时副作用极大,我是极为不推荐药物治疗的。只有手术是可以保证成功率的方法,就是有那么一丢丢的风险.......”

    “生命危险那叫一丢丢风险......”连山雪叹了一口气:“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医生脸一下子就垮下来了:“连山总,这事儿真不好办,不是我消极怠工啊。”

    “他有自然恢复的可能性吗?”

    “这个基本没有......”医生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连山总,有件事我必须要跟你说下。你千万为了试图让他恢复记忆,一直给他讲以前的事情,这样容易出大事的。”

    “什么意思?真容易引起精神分裂啊?”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医生忧心忡忡:“连山总你提供的病历中记录了患者在催眠治疗中曾经出现了短暂恢复记忆的情况,但是在当时患者出现了流鼻血的现象,这肯定不是单纯的心理因素所能导致的。在脑部扫描中,我们还监测到了轻微的脑水肿,而肿胀位置就在损伤的海马体区域。我强烈怀疑,患者在被动恢复记忆的情况下,由于自身强烈拒绝那段记忆,会引发身体内的某些应激反应,从而导致颅压升高,流鼻血就是颅压升高后的反应。但是,单纯流鼻血还不可怕,万一颅压高到一定程度,脑部的某根血管爆了......”

    此刻,连山雪的俏脸已经阴沉得要滴出水来了:“好了,照你说的。药物治疗没有用,手术治疗有风险,主动唤醒还有脑溢血的可能,那就只能等他自然恢复了?可你刚才不是说他自然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吗?什么意思,就完全没辙的是吧!”

    医生满脸无辜:“到目前为止,好像就是这么个说法了......”

    连山雪不断地敲击着桌子,最终轻声逐客:“滚!”

    医生哪里还敢呆着啊,收起东西就往外跑。

    片刻之后,秘书安信月进来:“连山总,情况怎么样?”

    连山雪将手指插入长发之中,她已经很少这般苦恼了,想了会儿:“信月,在市区给我找两套房子,一般的那种就行,对了,还要挨着的。”
传奇机长:回归》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lianzai123.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