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帝少的私宠罪妻 > 第210章 蔫坏又聪明,随她

帝少的私宠罪妻

  • 字体
  • 风格

第210章 蔫坏又聪明,随她

沈晚星看着她的背影嗤笑了一声,“傻孩子,是你小叔黏着我不放!”

“咳咳……”

这嗓子,稍稍多说几句话就受不了。

她刚才是扯着嗓子喊,现在只觉得嗓子要冒烟了,看来今天注定要修闭口禅了。她少说几句为好,该问问福伯有没有什么偏方,她这扁桃体又发炎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贺西洲造成的。

沈晚星发了个短信,取消了沈氏今天的会议。

她还是要去公司一趟,维持公司的运营,沈恒被赶出去了。他手里还剩下那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名不正言不顺的,也不能行使什么权利。等到所有的判决下来之后,那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会重新回到沈氏,认购。

只是在此之前,沈氏将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萎靡,股价会持续下跌一段时间,这也是她收购的好时机。

她现在的股份还不足以达到相对控股。

沈氏是做服装起步的,市场认品牌认款式认潮流,只是做服装也是要原料的,晚上有个酒会她要去会会供货商。一想到这嗓子,她就觉得吃力。都怪贺西洲,昨晚上她可没有半点过分的举动,全都是他自己难以自持。

沈晚星重新收拾一番之后,拖着疲惫疼痛的身体就去了沈氏。

……

贺家。

福伯趁着贺曼姿打电话给温如希的档口,处理了小女佣,就走到了后院里。

老爷子还逗着鹦鹉,他手里拿着一包葵花籽,时不时给它吃上一口。

“小叔,我害怕。”

那鸟儿嘴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

老爷子又给了它一口,“你还会说什么话?”

“啾啾啾,摸摸。”

它模拟着亲吻的声音。

这鹦鹉不正经。

“老爷。”

“发生什么事了?”

“女佣不小心撞见少夫人在先生的房间里了,不过没看清楚人。我给了她一笔钱让她离开贺家了,小姐非要寻根究底。我怕耽误了事。”贺曼姿有时候是挺烦人的,不过在福伯的眼中只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他是看着这小女孩从呱呱坠地长成这么大的,他对她很纵容。

“你做得对。”

“啾啾啾小叔……”

那鹦鹉在沈晚星面前傲娇,可是在老爷子的面前就像是一只猫一样温顺。

“西洲昨天和她在一起?”

贺老先生也不想这样盯着年轻人的房中事,可他没办法。

“应该是的。先生早上走之前,还吩咐让女佣晚些进去打扫。”

“他也不怕。”

贺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

“也许是怕的,不过是仗着沈小姐聪明,觉得她不会露出马脚吧。您说,先生会有其他的打算么?我听说他找了八字相合的女人说是要替换掉沈小姐,他是想要将沈小姐赶出去,还是……”

“谁知道呢。”

老爷子将那整包葵花籽都倒在了食盆里。

他伸出布满了褶子的手,摸了摸灰鹦鹉的小脑袋。

“乖孩子,好好吃。其他人面前别胡说……”

“少夫人养这鹦鹉还挺乖巧的。”

福伯看了都觉得惊奇,嗑瓜子的技能点都满了,真是熟练。

“养了一个好间谍啊,是个蔫坏的鸟儿,聪明,随她。”

贺老爷子何尝不知道沈晚星在他这里得了承诺,还想要攀上贺西洲。她是什么都想要,没有安全感。他也随着她,能够将他那冰块的儿子拿下,也是一种本事。到时候生下孩子,她不愿意走也是行的。

正好,西洲也缺一个家。

老爷子坐岸观火,洞若神明。

什么都看得清,也不太介入。

儿孙自有儿孙福,只要沈晚星不害贺家人,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福伯!福伯!”

贺曼姿气急败坏地喊道,她往后院走来,正好见着老爷子。

“爷爷。”

“大喊大叫什么,一点都不稳重。你母亲教你的那些礼仪都教到了狗肚子里?”

“对不起,爷爷,我只是在找福伯。”

贺曼姿嘟着嘴巴,看着他身边的福伯没好气地问道,“福伯,那个小女佣呢,她人怎么没了?”

“小姐。她说早上被吓着了,最近身体不好,就想要辞职回老家。”

“撒谎!”

“曼姿!怎么和阿福说话的,你没事找个小女佣做什么?实在是闲得慌去医院照顾你哥哥。阿福,我们走,去老韩家看看他。”

贺老爷子带着福伯就走。

贺曼姿跺了跺脚,恼怒极了。

福伯肯定知道原因,他就是不说。

不行,她要出门找温如希看看她有什么办法找到小叔身边出现的女人。她才不乐意狐狸精进他们贺家的门呢,她只要如希姐当她的婶婶。贺曼姿深吸了一口气,开了一辆小跑车就疯出家了。

幽静的咖啡厅里,贺曼姿踩着马丁靴噔噔噔地进门。

“如希姐,气死我了!”

她将包甩到了一边。

“我小叔肯定有女人了,那女人不是沈晚星!”

“你怎么那么确定不是沈晚星呢?”

“他们不可能在家里发生什么的,我爷爷眼里容不得沙子!要是被我爷爷知道了,沈晚星不死也会掉层皮。”贺曼姿笃定地说道,她将事情引到了另一个诡异的方向,连温如希都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就算沈晚星勾引贺西洲,那贺西洲就会做这样的糊涂事么?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如希姐,我不知道。小叔身边最近有出现什么女人么?”

“没有。也许是误会,你只是在他的枕头上捡到一根长头发。也可能是女佣落下的,或者是他出门在外不小心沾上的。”温如希还是无法将贺西洲想得那么糜乱,他是君子。

可她不知道贺西洲是君子,也是男人。

“曼姿,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昨天沈晚星去闻然那儿了,好像是做了纹身。今天我们的闻大少爷拒绝了所有人的预约,说以后关闭纹身工作室了。他这是为了沈晚星么?”

温如希想要挑起贺曼姿对沈晚星的憎恶。

闻然是最好的利器。

“她!贱人!”

贺曼姿砰一声将咖啡杯放到了桌面上。

“我就不信治不了她!”

“晚上有个酒会,她要代替沈氏出席。沈氏最近面临严重的危机,她得陪那些难缠的老客户应酬。你要去么?”

“当然要去,我倒是要看看她是不是又靠着那妖媚的脸糊弄那些老男人,闻然哥哥居然对这样的女人另眼相看!”

贺曼姿一脸戾气,她纯然不觉自己被温如希当靶子使了。
帝少的私宠罪妻》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lianzai123.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