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红楼之山海志 > 第三百零三章 束手小心观浮世

红楼之山海志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红楼之山海志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三百零三章 束手小心观浮世

    “不就是杜、杨两位宰辅主持的新法,在河南、南直隶、岭东、江西、两湖大力推广,富掌院、欧阳先生和他们的门生故吏上奏章弹劾。富掌院弹劾烟溪先生‘初无远略,惟务改作立异,罔上欺下,文言饰非,误天下苍生,必斯人也。如久居庙堂,必无安静之理。’”

    “文则先生弹劾烟溪先生是‘不达政体,专用私见,变乱旧章,误圣上任使’,说新法是‘舍是取非,兴害除利,名为爱民,其实病民,名为益国,其实伤国。’而且他们目标,集中在《官贷法》上。”

    孙传嗣接过李公亮的话,介绍道。

    “《官贷法》以四郎、谢大人在两浙商办‘改稻为桑’的基础总结而出,目的是改‘遇贵量减市价粜,遇贱量增市价籴’的常平旧法。以见存部分省州常平、广惠仓的一千五百万石钱各为本,如是粮谷,即与转运司兑换成现钱,以现钱贷给广大百姓民户,有剩余也可以贷给镇坊郭户。民户贷请时,须五户或十户结为一保,由上三等户作保,每年正月三十日以前贷请夏料,五月三十日以前贷请秋料,夏料和秋料分别于五月和十月随二税偿还,各收息二分。”

    “原本是一好事,可是河南、两湖等州县,地方官员强行让百姓向官府借贷,而且随意提高利息,加上官吏为了邀功,额外还有名目繁多的勒索,百姓苦不堪言,逐渐成了恶法。义理派就此攻击不止。”

    “是啊,法度为好法,却因为吏治崩坏。和尚嘴歪了,把好好的一部经,生生念成了坏经。”李公亮叹息道,“烟溪先生和杜大人也知道弊端,已经着手改进。而圣上对新法支持力度也不改,直接下了中旨,以富掌院提举杭州洞宵宫事,文则先生提举洛阳太清宫事。再以烟溪先生兼掌翰林院,以周大人兼署国史馆《周史》编撰总裁官。圣眷正隆啊,这有什么异样?”

    听了李公亮的问话,刘玄不急不缓地说道:“前些日子,圣上去西山例行秋猎,按例为五日,谁知才一天就因病回宫,然后过了几天,下旨训斥广安郡王,肆意妄为、侵扰民生、屡教不改,降爵莒国公。忠顺亲王,国丧期间逾越守制,大不孝,降为郡王爵。”

    “难道争嫡居然猛烈到了这个地步?”李公亮、孙传嗣、徐天德等人不无变色道。

    “我从枢密院、侍卫司听到消息,锐卫营统领黄金标、西山营左都监修安齐等五位被密旨赐死,其余七位流配南安、星瞻州。”

    众人不敢做声了,这么明显了,瞎子都看得出来。

    “这等獠贼竟敢如此胆大啊!”孙传嗣叹息道。

    “这可是皇位大统,要是侥幸赢了,那可是一本万利,不,是亿利。”李公亮不屑道。

    “这些家伙,就算真的得逞,朝中还有这么多重臣军将们在,怎么可能让他们弑君篡位?”徐天德摇头道。

    “所以说这两个家伙不智。广安郡王是个什么货色,大家心里有数。这次有他在其中不知为怪。只是忠顺王也被牵连其中,就有些奇怪了。当年夺嫡时,他就被圣上视为眼中钉,而今还不知收敛,寻死也没有这么寻的啊。”

    “四郎的意思是其中必有隐情?”

    “本朝从太祖年间,皇嗣不兴。高庙先皇有三位兄弟,两个未成年就死了,一个只是生下两个女儿未及成年,相继亡故,无后。仁庙先皇有两位兄弟,一位未成年夭折,另一位就是悼隐侯,因为坏了事,被杀绝嗣。当今圣上有四位兄弟,忠义千岁早坏了事,一门或死或流,已为罪臣庶民。忠顺王爷看样子怕是也没得善终,怕只有忠廉亲王唯一能够延福。而当今圣上不过四位皇子,广安郡王先拔头筹,最先出局,就看后面三位的了。”孙传嗣叹息道。

    “天家就是如此,兄弟子侄终究是仇人。”刘玄也苦笑着摇头说道,“涉及到君权,没有任何亲情和道理可讲。只是我们这位圣上,还是太好面子,有些优柔寡断了。”

    “四郎为何这般说?”

    “我接到消息,这件案子是皇城司探知到的,只是忠顺和广安两王涉案的关键证人,兰汝阳和苗可钦等几位却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圣上不知为何居然放了两人一马。仁庙先皇,仁君无疑,可遇到悼隐侯谋逆和忠义千岁坏事,下手也是极其狠厉。悼隐侯不说,灭门绝嗣,还给了恶谥,流臭青史。忠义千岁当即圈禁,没半年就报了病故。”

    “听四郎这么一说,圣上此举确实有些欠妥。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圣上仁德善慈,可是在某些贼子心里,怕是会起别样心思。”李公亮叹息道。

    “重明所言极是,圣上原本是想,而今朝上时进派大行新法,义理派固守陈规,竭力反对。旧臣派名义上不偏不倚,实地里暗中煽风点火,想坐收渔翁之利。要是再添一项夺嫡之患,怕群臣心中更加动荡,所以只是稍加惩戒。可是帐不是这么算的...”

    “夺嫡成功,收效何其大?失败了,只要手尾收拾得干净,不过薄惩略罚而已。收益与惩罚如此失衡,想必很多人看了这件隐而不发的大案,不引以为戒,反而会跃跃欲试了。”

    刘玄的一席话让李公亮等人更是眉头紧皱。

    “四郎这般调兵要粮,为的长久打下去?”

    “是啊,从而今朝中局势看来,高丽之事急不得,必须求稳。”

    “四郎所虑极是。义理派和时进派两边算是彻底撕破脸。虽然时进派实力强劲,又得圣眷。但义理派经营多年,在世家士林中享誉甚高,有不少拥趸。加上根深蒂固的旧臣派暗中帮衬,杀伤力不小。我们援征大事,一旦被他们揪住把柄,可能会视为击破时进一派的突破口。”

    李公亮点头答道。

    刘玄看着自己这位头号谋臣,却没有多说什么。
红楼之山海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lianzai123.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