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任侠 > 1138章 打破庄镇,杀敌不杀降

水浒任侠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水浒任侠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1138章 打破庄镇,杀敌不杀降

    当刘唐惊然发觉冷冽的杀气袭至,连忙又转头去望的时候,狭锋钢刀闪耀着寒芒已经狠狠搠来。已是来不及躲闪回避,当刘唐慌忙架起手中朴刀格挡时,利刃刺入血肉的闷响声已然乍起,鲜艳的血液登时飞溅出来,却是溅了刘唐一脸。

    本来应该是冲着自己偷袭过来的一刀,可是刘唐却眼睁睁瞧着半截刀刃从背后捅出,溅到他脸上的鲜血兀自向下滑落着,教自己防不可防、避无可避的一刀,却正好搠进了刚奔到他身侧的一个强人头领的躯体里,这个时候,就连苟桓的脸上也顿时露出诧异的神色。

    而此时脸上神情最为诧异惊慌,五官又因痛苦而扭曲的,却是本来柴进在沧州横海郡故里时所聘用的教头,在江湖中胡乱游荡却也投上了梁山泊的洪教头洪林。

    只在那一时错愕之际,苟桓与刘唐大眼瞪小眼,夹在他们两人中间的却是被钢刀捅了个透心凉的洪林。本来这洪教头也没打算替刘唐挡下这一刀,当年他还在沧州柴进府中时被林冲一棒放翻,此事传扬开来尽惹的江湖中人耻笑,这洪教头又是眼高于顶、不肯容人的性子,在梁山大寨中虽然做了个强寇头领,可是自然也与刘唐等烈汉的性情极为不合,寨子里被那些直来直去的绿林寇痛骂得很了,洪林也是敢怒不敢言,他巴不得似刘唐这种莽汉在哪次厮杀之中战死才好,又怎肯舍下性命为他挡刀?

    而洪教头洪林的打算,本来只是要与梁山寨中其他步军头领争抢功劳,眼见刘唐、雷横等人杀进了祝家庄内,洪林心说跟在那些虽粗鄙直莽,可是的确有些本事的莽汉身后捡漏,多少也能算他一分功劳不说,趁着宋江还有全羽那厮不备遮莫还在大肆掳掠一遭,只是他万没料到自己趁着刘唐先杀进庄子里,打算从他身后掩杀进去时从斜侧突然又杀出一员敌将,本来是搠向刘唐的钢刀,如今却是狠狠的捅进了自己的心窝!

    片刻愣怔了片刻,刘唐勃然大怒,他暴吼一声抡起手中朴刀便向苟桓剁去,随后涌将上来的一众强寇步卒也纷纷抄起兵刃砍去。苟桓连忙抽出捅进洪林心窝的钢刀,就势一滚随即又扬起手中盾牌格挡,虽然暂时迫开乱剁过来的十几把钢刀,可是如今周围尽是强寇兵马,苟桓左挡右劈,却又是左支右绌,只片刻的功夫,他身上便已挨了几刀!

    反观洪林胸脯中被插着的那把钢刀骤然又被抽出,他也登时扑倒在了地上,身子还在抽搐时从伤口又涌出的鲜血止不住的往四处流淌,眼见已是救不活了......

    “去死!!!”

    苟桓拖着伤重的身体的兀自死战,他先是挥刀砍翻个强寇步卒,随即又抡圆了盾牌照着旁边另一个士卒的头颅狠狠砸落砸落下来,一声碎裂声乍响,那士卒的脑袋整个碎裂开来,鲜红的血液和脑浆登时也溅得苟桓满脸都是,他气喘吁吁的,在乱战中寻觅自己的战马企图疾驰起来再与强寇兵马厮杀,可是眼下四面芡晃背觯br />
    终于十几支长枪探来,苟桓虽然勉强格挡荡开四五支,可是在伤重的情况下身体行动不便,仍防不住七八支长枪从前后狠狠直搠,一通利刃刺入血肉的的闷响声中,来势甚疾的长枪前前后后登时捅穿了苟桓的胸脯与后背!

    大口的鲜血从口中呕出,当苟桓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抬起头来时,隐隐觑见有个面戴獬豸面具的强寇头领策马率众也已冲进了祝家庄来,苟桓嘴中又用力喷出一股血泉,随即嘶声大吼道:“全羽!宋江!你们这些草寇贼首!陈道子会为我报雠雪恨的,必要将你们这群草贼强寇尽数零碎活剐,生剖活剥了!”

    刚冲进寨门的萧唐一勒缰绳,冷眼向浑身被捅出十来个血窟窿的苟桓望将过去,听他在生命中最后一刻的狠毒咒骂罢了,萧唐冷笑一声,心中念道:那陈希真尽管来为你们这群厮鸟报雠才好,旁人留些情面也倒罢了,似你这厮们叫嚷着荡寇的杀才实在太多,多凑到一起尽数除了,才好尽快免绝了你们这群祸患。

    苟桓口中仍然嘶声叫骂着,然而距离他不远处的寨墙台阶上忽然有一道人影冲天而起,插翅虎雷横觑见方才与自己厮杀的那员敌将已奔到寨门口处,他连忙追赶再发足飞跃,倒真似插了双翅的大虫一般一跃而下,手中朴刀又趁势猛劈下来,卷起一道耀眼的寒芒!苟桓的叫骂声戛然而止,他的头颅骤然脱离躯体,在体腔内鲜血激溅喷出的同时便已坠落滚到了地上!

    雷横飞跃一刀下来斩落了苟桓的首级之后,祝家庄内几乎再无心存死志要与三山强寇厮杀到底的兵卒,无论是本地出身的庄众,还是周遭地界受招募调拨来的乡勇兵溃奔逃,还有大批来不及逃避刀兵之灾的庄内百姓狼奔豕突。激烈的喊杀声虽然渐渐平复了下来,可是惨烈的哭嚎声与尖叫声却愈发响亮起来。

    有许多四下奔逃的祝家庄庄众一边没命的奔逃,一边腾出手来把身上穿的那领写着个大大的“祝”字的黄背心脱下并丢到一旁,忽的却又浑身已沾染了不少血污的强寇头领提着双斧就直撞过来,但凡跑得慢些的逃兵被他赶上了兜头就是一斧,便被剁翻倒在了地上。甚至还有些已跪倒在地求饶哀告的,也被那恶汉抡斧一下劈碎了脑袋!

    就算现在祝家庄中的溃兵已没有甚么战力可言,但好歹还是敌军的身份,若是教已经杀红了眼的李逵此时也早已红了眼,被他撞见了又焉有命在?打仗最爱排头砍去,杀人从不分男女老幼的李逵口中怪叫连连,便似一头发了狂性的黑毛野猪一般在祝家庄溃逃的军民之中横冲直撞,越杀越狂、越狂越杀!

    被那黑杀星追的亡命奔逃的人群之中,有个年纪约莫六旬上下的老汉冷不防被身旁奔逃的后生一撞,脚下步履一个趔趄重重摔倒在了地上。当那老汉哆哆嗦嗦的要站起身来,忽觉背后一股劲风袭至,当他转过头去看时更是吓得肝胆俱裂,眼见那冲进庄子内狂斩乱剁只顾杀人的恶汉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李逵眼见面前那弱不禁风的老汉被他吓得又要跌摔倒地,他却瞪目嘶吼,抡起手中板斧兜头又直剁了过去。“铛!!!”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反是李逵手中的板斧倒飞而出,他粗壮敦实的身子也不及有一股势道猛烈的反震力袭来,向后踉踉跄跄了数步,随即一屁墩又坐到在了地上。
水浒任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lianzai123.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