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天神帝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无所畏惧

踏天神帝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踏天神帝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百八十七章 无所畏惧

 “多谢前辈相助。”

李埮谢到。

“用不着,老夫只是看不惯那个家伙罢了。”

张振山坐下,张承欢陪着坐在一边:“爷爷,那个郑开山越来越过分了,说都不说就敢闯进来,而且还想对我下手。”

张振山疼爱的抚了抚张承欢的小脑袋,“你啊,就是不肯好好修理,不然那些人岂会是你的对手?”

张承欢嘟着嘴不满的抱怨:《寄芎筇灬鄯澹巧偕挂惶斓耐黄聘鱿忍旎共蝗菀祝俊br />
“其实我也很想修炼,但就是静不下心嘛,都怪那些笨蛋,天天找我去玩!”

“别把责任推给其他人。”

张振山给了张承欢一个暴栗,“你要是不想偷懒会和别人出去玩?”

张承欢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一副死不悔改的架势。

张振山很是头疼的叹了口气,少顷对着李埮道:“小友救命之恩老夫没齿难忘,明日庭审,定保小友周全!”

事到如今还原意相信自己吗?

李埮心头有些暖,有点高兴的轻轻摇头,“前辈用不着为难。”

“谈不上为难不为难的,老夫相信历练的事与小友无关,只不过一些小人在背后作祟罢了。”

“不,晚辈并非不想接受前辈的好意,而是已经有了应对郑长老的办法。”

现在郑开山那边的确是“铁证如山”,即使是张振山,如果强行插手,肯定会惹得所有弟子不满。

如果李埮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时间,郑开山已经派遣手下四处传播他害死五十同门的谣言了,李埮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拖累别人。

“是什么办法?”

张振山有些好奇也有些不相信,“小友大可不必为难,老夫来日已是不多,也不怕什么了。”

“前辈,您觉得晚辈是托大之人吗?”

张振山怔住,少顷忽地大笑了起来,“那好,明日老夫就看看小友有何妙计!”

“李李大哥,你真的有办法对付他们?”

张承欢担心的问。

李埮点头,“自然是真的。”

没有出去挨骂遭人白眼的兴趣,李埮这一整天都没出过门,晚上的时候,他在房间打坐,张知忽然拜访。

“这么晚了,门主找我有什么事?”

李埮问。

张知犹豫片刻,严肃的问:“小友,之前我有些激动,得罪之处还请原谅。”

“没什么得罪的,门主做的都是该做的事。”

“多谢,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尽管问。”

“小友到底是什么来历?”

直接说临江李家吗?

他肯定不信,还会觉得是在敷衍,而且这样可能会把家族牵扯进麻烦之中。

李埮不假思索回答:“之前已经回答过了吧,那些都是真话,门主不信我也没什么办法。”

“不,就是问问而已,那第二个问题,小友来我天狼门,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我没其他意思,就是想知道而已,如果可以的话,把那东西直接送给小友也行,就当是交了个朋友。”

李埮思考片刻回答:“我的确有自己的目的,但并没有图谋贵派什么东西,并且也绝不会做对贵派不利的事。”

不算回答的回答,不过也面前算是回答。

“小友治好了父亲的狂并,我自然不会怀疑小友怀揣歹意。”

“多谢信任。”

“那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害死司马长老的,究竟是谁?”

张知目光如炬。

李埮毫不犹豫:“郑开山。”

“那份地图不是刘永出的主意吗?”

“刘永出主意有何用?

得有人帮他实施,门主觉得谁有这个能力?”

“我明白了.”郑开山站起来,沉默的离开了。

他到底是真信自己还是假信自己,真信最好,依然怀疑也罢。

他入门也有二十来日,很快先贤墓葬就会出土,到时候就是他离开的日子,张知的想法并不重要。

“不过.果然还是不要被怀疑比较好呢.”第二天清晨,随着五声巨大的钟响,庭审宣布开始。

“我和庭审还真有缘啊,这才几天就又回来了。”

李埮自我调侃着在一众愤怒的目光之中走进了大殿。

张知,张承欢随后进来,最后是张振山,以及其余的一些长老和导师。

导师都站在两侧,只有长老是坐着的。

而李埮在中央站了一小会发现有一个空出来的位置,便自顾自坐了下去。

顿时,外面一阵愤怒的喧哗,长老导师门目光极为不满。

“给我站起来!”

郑开山一拍惊堂木大喝。

李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只要还未定罪,我就是天狼门的客卿长老,我站着,你是不是也应该一起站?”

郑开山的脸色一下黑了下去,但仔细想想却也没什么好反驳的理由,按照门规的话,的确是应该和李埮说的那样吗,于是他就只好视而不见,心里想着呆会要你好看这样的事。

李埮对此一笑而过,淡定的等待着所谓审批的继续。

张振山,张知,张承欢,三人大约是整个宗门之中唯三还在支持李埮的,此时比起担心,好奇倒是占了上风,他究竟是有什么底牌,做了什么打算,居然会表现如此的无所畏惧。

就让你再得意一会.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郑开山不屑的冷哼一声,宣布了庭审正式开始,他对着李埮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细数所有的罪证。

而李埮每每被问题可有问题,回答都是没有,这也让张振山他们从一开始放心转而慌张困惑了起来,如果这样下去,即使是他们,也不可能去救李埮,如果那样做,天狼门的凝聚力也就散尽了。

局势随着时间的流逝,几乎是压倒性的朝着郑开山那边倒,一切顺利的甚至让他本人都有点不安。

太不对劲了,李埮为什么一点都不害怕?

他到底是准备了什么底牌?

难道是仗着自己的背景吗?

呵呵,那就无所谓了,只要有那些大人在,他什么背景都不管用。

郑开山继续着自己的质问,陈列李埮的罪证,张承欢他们见李埮不作为,皇帝不急太监急,开始帮着去辩解,不过收效甚微。

郑开山几乎把一切有利的证据都捏在了手中。

终于,庭审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下来到了最后的时刻,此起彼伏喊打喊杀声之下,郑开山大声宣布:“以上,将剥夺李埮客卿长老身份,处以死刑!”

他说完就高高扬起嘴角,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他几乎能肯定自己的猜测,李埮是要用身后的背景来压他。

不过无所谓,管他是什么神秘家族的人,只要依靠这组织,哪都不是问题。

此时的李埮终于抬起了头,露出了蔑视的眼神,他同样也看穿了郑开山的想法。

没错,就和郑开山预想的一样,李埮就是打算用叫做背景的东西去压他。

而郑开山没有想到的是,李埮摊出的牌会是如此之大!李埮缓缓抬起抓着一枚精致玉牌的右手。

 
踏天神帝》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lianzai123.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