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 150 慈急综合病院,赛高!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150 慈急综合病院,赛高!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正文卷150鬼屋什么的,赛高!“慈急综合病院”作为入口的“就诊室”有四个,每2-4人一组分批进入其中。
    因为蓄谋已久的荒木宗介提前购买的是团队票,所以在他的要求下,两人并没有和其他游客组合,而是单独成团进入了其中一个入口。
    入口后面是“X光室”,阴沉的鬼医生让两人在冰冷的板凳上坐好以后,“咔擦”一声为两人实施了“照片”。
    “切,这都是游乐场常用套路,一会出去的时候肯定会让你花钱买那些照片。”
    荒木宗介毫无畏惧,还在吐槽着对方的营销套路。
    “荒木君,你不怕吗?”
    从进入医院大堂起,原本活泼的柚木沙耶,就拉着荒木宗介的衣角不怎么说话了,看得出来周围的场景,让她有些害怕了。
    “你可别忘了,我可是厉害的兼职除灵者呢,交给我就对了……”
    我才不会告诉你,身为无神主义者的我,以前在游乐场的鬼屋打过几次工,扮鬼吓人相当熟练。
    一点也没有“怕”的样子的荒木宗介,原本拿着进门时发的灯光微弱得不能再微弱的手电筒,好奇地照着前面漆黑一片的房间。
    “诶~荒木君好有男人味呢,那等下就全靠你保护我了。”
    柚木沙耶一把死死吊在荒木宗介胳膊上。
    “哇噢~没关系,我们就这么慢慢走出去就行了……”
    感受到手臂上汹涌而有弹性的细腻触感,黑暗中的荒木宗介面带红晕、人中拉长地傻笑着,走入了第一个房间。
    我果然没看错,真的是真空的……
    攻略诚不欺我,鬼屋什么的,赛高!
    或许是因为人气太过火爆、避免游客逗留撞车的原因,号称“没有固定路线”的病院内,还是会有红色的箭头标注着主要的路线。
    不过这并不影响游客不按箭头、自由探索。
    病院内部的场景也营造得极为细腻,不光是逼真的装饰细节,就连听觉、嗅觉、温感上都经过精心设计。
    消毒水的味道、腐烂的臭味、鲜血的味道,根据不同的场景而变化着。
    不同房间的温度,也用隐藏着的空调进行着调节,忽冷忽热。
    时不时还会传来节奏缓慢的音乐、婴儿的啼哭、突如其来的尖叫……
    站在“同行”的角度客观评价,光是场景细节布置可以碾压荒木宗介打工过的简陋鬼屋几百遍。
    经过几间阴森无光、造型抑郁的病房后,两人来到一处标本室。
    “噢,你看这些器官标本,好像真的哦。”
    荒木宗介用手电筒照着房间两旁装着器官的瓶瓶罐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
    “讨厌,不要看啦,快走吧……”
    柚木沙耶勒着荒木宗介的臂膀,紧紧地牵着他的手,整个人如同考拉一般“挂”在他身上。
    品味着对方修长纤细、凹凸有致、充满活力的身体和那股熟悉的橘子香甜味,荒木宗介感觉自己鼻子有些发痒。
    昨晚应付完踢馆、领悟了“剑心通明”的境界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直觉似乎也敏锐了不少。
    虽然因为上午的连续过山车,他的直觉被扑面而来的危机感搞得相当疲惫,但是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下却异常灵敏。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剑之呼吸·全集中·常中”?
    一路上,他故意不跟着箭头走,而是随着直觉去寻找有机关的地方。
    还老是用手电筒去探索那些恐怖的场景细节。
    时不时有被触发机关发出凄厉的惨叫、幽怨的哭泣或者是古怪的电流声,配合着胡乱闪烁的灯光,偶尔还有模仿尸体模样的假人被放在转角的地方。
    每当这些元素让柚木沙耶受惊的时候,便是荒木宗介“畅享丝滑”的时刻。
    “呐呐,荒木君……工作人员,应该藏在哪里等着吓我们吧?”
    就在荒木宗介享受着这一切的时候,柚木沙耶怯怯地问道。
    “噢,对啊,走了这么久还没有遇到过呢……还真是期待……不是,害怕呢……”
    仿佛被提醒一般,荒木宗介立刻打起了精神,开始在荒废的医院里主动寻找起工作人员的存在。
    ……
    荒木宗介进入医院不久后,一名中分头的男青年也战战兢兢地随着人流,进入了入口的“就诊室”。
    “可恶的藤原家,你们今日对我所做的事情,它日一定百倍奉还!”
    环抱着双臂、如同好学生一般老老实实地地听着“鬼医生”解说,全身还不断抖落出菊花纹灵力的,正是藤原拓海。
    平将门鬼神出世,第九课全线崩溃、皇居都差点遭到冲击,掌控阴阳寮和明治神宫的藤原氏自然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身为“四千年一遇的神眷者”的藤原拓海,也被家族要求必须履行除灵者协会成员的基本义务:每月至少出一次除灵任务。
    不管藤原拓海如何大闹明治神宫,也只换来藤原大神官语重心长的一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顺便还告诉他,既然他已经满过20岁,是一名成年人了,“零花钱”也可以从此中断了。
    也就是说,家里对他“断奶”了。
    除了基础的吃住之外,以后他的“零花钱”就得通过除灵者协会的基础补贴和任务奖金自己赚取了。
    只是履行基本义务的话,除灵者协会的基础补贴是30万日元每月,对于在某些方面开销极大的藤原拓海来说……够个屁啊。
    “没……没事……不就是个游乐场鬼屋嘛,只要硬着头皮闯出去,回去就说找了半天没见到怨灵就行了……”
    感受到“生活的重担”的藤原拓海,昨天熬夜对除灵者协会任务列表内的任务进行了大数据分析。
    最后他分析得出,“慈急综合病院疑似怨灵复苏”,是最“好混”的一个任务。
    毕竟,这家人气鬼屋目前还正常地在营业着,最近几个月也没有发生任何命案,至少说明在白天的营业时间内,这里还是安全的。
    于是,他打算过来随便“混”一下就行了,毕竟除灵者协会只要求“出一次任务”,没要求必须完成,怨灵不出来除灵者也不可能在那里等到天荒地老吧。
    “咔嚓。”
    这么想着,藤原拓海一脸“肚子疼”的表情被鬼医生按在X光室的冷板凳上,实施了“照片”。
    可惜照片无法记录下,他苦瓜脸后方,那满屋金碧辉煌的绚烂菊花。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lianzai123.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